任正非“寒气论”100天,华为这样过冬

  中国企业家杂志微信公号消息,寒气论“华子今天开奖了吗?”

  在职场网络语言中,任正“华子”指的非天是华为。早已过了金九银十的样过秋招,12月了应届生们还是寒气论没等来华为的offer。脉脉上这条关于华为招聘结果的任正词条底下,已经有280条跟帖。非天有焦急的样过应届生留言:招就开,不招就感谢信,寒气论这不坑学生吗?也有华为员工爆料说,任正华为校招全面停止。非天

  半个月前,样过有用户在各类社交平台上发布消息称,寒气论华为暂缓2023届校园招聘。任正消息最早来自华为公共开发部某一个校招群的非天HR的回应,但随后多个校招群均被解散。

  针对网上的传言,华为招聘热线工作人员在回复外界咨询时表示:“目前没有收到具体信息说2023届应届生的招聘截止了,如果你想投可以直接在官网投递简历就行。”一位华为招聘体系人士也反馈:“校招还在进行中,我们也没有收到不招的通知,可能是部分业务暂缓了。”

  在应届毕业生心目中,华为是他们理想的雇主: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,华为名列第44;华为2021年年报显示,华为约有19.5万员工,华为2021年发放工资、薪金及其他福利方面的费用达1371亿元,这意味着华为员工人均年薪为70.3万元,月薪平均5.86万元。

  往年,华为的校招规模在国内企业中数一数二。在华为2021财年年报发布会上,时任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透露,2020年和2021年,华为招聘了2.6万应届毕业生,2022年华为计划招聘1万名应届毕业生。

  但直到11月30日,眼看寒假将至,参与华为秋招的应届毕业生仍只接到HR的意向询问电话,并没有拿到确定offer。

  这一天,也是一位在华为八年的员工的离职之日。

  这名华为员工在心声社区上发帖称理解部门决定:“毕竟如果我是AT(行政管理团队)成员,职级年龄一排序,我都要干掉我自己。”

  但他同时质疑离职补偿的合理性,认为按法律规定,两个固定合同到期后不续约的当主张2N,而非N+1,因此已启动劳动仲裁,“公司为了这点破钱跟员工搞成这样,不担心寒了留下的兄弟的心吗?”底下有人表达了类似的看法,回帖称:最近离职的都搞得蛮难看的,寒流见人品啊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经济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冲击,华为和其他大厂一样开始精简人员、收缩业务。

  2022年8月22日,任正非在《整个公司的经营方针要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》(以下简称《经营方针》)一文内提到,全球消费能力下降的情况,华为应改变思路和经营方针,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,保证度过未来三年的危机。

  “把活下来作为最主要纲领,边缘业务全线收缩和关闭,把寒气传递给每个人。”文章提到,“2023年预算要保持合理节奏,盲目扩张,盲目投资的业务要收缩或关闭。”

  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也曾表示,华为今年面临的困难没有减少,外界环境的变化还带来更多困难,华为每一个业务单元都要做到稳健运营,不能实现有质量发展的项目要关闭。华为2021年年报显示,相较于2020年,华为2021年减少了2000名员工。这个数字或许会在2022年迎来更大的变化。

  “过去公司的政策是基本摆平,大家没有感觉到冬天的寒冷,每个人都盖被子,只是厚一点薄一点而已。”任正非在《经营方针》说道,“今年年底利润和现金流多的业务,奖金就多发一些,不能创造价值的业务就是很低的奖金,甚至没有,逼这个业务自杀,把寒气传递下去。”

来源:受访者来源:受访者

  1

  再不努力,公司就倒闭了

  在心声社区里,另一位即将离职的员工表示,2021年绩效被C(华为对干部和员工的考评分为“A、B+、B、C”四级,C为最低级别),期间领导虽说没有劝退,但是已经暗示尽快找下家。而业内一直有关于“华为变相裁员”“华为清退34岁以上老员工”的传言,有人甚至重新将12年前“华为补偿10亿元鼓励7000员工辞职”的旧闻翻出。

  在今年举行的一场员工座谈会,华为常务监事陈黎芳曾回应说:“前些年,网上有关于华为34岁以上员工的一些传言,都是不准确的。我早就过了35了,但我还是很努力的,也是很享受的,因为忙碌,觉得每天过得也特别快。所以我不觉得年龄是个问题,关键还是自己的能力,能不能始终坚持学习和提升。”

  但不可否认的是,提倡狼性文化的华为一直需要更有危机感的员工。

  在那场华为鼓励员工“先辞职再竞岗”的方案中,创始人任正非、“华为女皇”孙亚芳也在其中。孙亚芳曾评价这场竞岗让华为开始了二次创业,华为的员工结构得到优化调整,也让华为的员工更上一层楼,让华为的工作更加高效。

  危机意识是任正非天天讲、年年讲的事。一位在华为工作了19年的员工回忆:“我在华为19年,几乎每天听到的都是这样的声音——再不努力,公司明天就倒闭了。”大家都怕公司黄了,就很拼搏,结果是华为越来越好。

  从近两年来华为下滑的业绩来看,这种危机感加深了。华为无时无刻不透露出,除了为生存下来的连续性投资以及能够盈利的主要目标,未来几年内不能产生价值和利润的业务应该缩减或关闭,把人力物力集中到主航道来。

  IDC数据显示,上半年国内智能机市场出货量约1.4亿台,同比下降14.4%。雪上加霜的是,因芯片断供,华为早已被归为“others”。2022年8月,华为发布的2022年上半年经营业绩显示,公司实现销售收入3016亿元,同比下滑5.87%。从各板块收入来看,下滑主要还是其消费者业务受到影响。不过,好消息是,这是华为在经历了六个季度的负增长之后,销售收入终于止跌回升。

  通过内部竞争,华为不仅可以加深危机意识,也可以加速人才流动。23年前《华为基本法》出台,华夏基石董事长彭剑锋在《走出混沌》一书中提到:建立内部劳动力市场,引入多种形式的竞争与淘汰机制,通过内部劳动力市场和外部劳动力市场的置换,在企业内制度性规范基础上,实现人才的有序流动。

  从近期招聘的进度来看,人才正在有序流动到能“抢粮食”的部门。

摄影:曾靖摄影:曾靖

  2

  华为靠什么活下来

  相较于其他部门的暂缓招聘,有求职者反馈说,数字能源有拿到offer的,进度特别快。

  华为数字能源部门原为华为网络能源,于2020年5月更名。2021年6月,华为在原有数字能源产品线基础上,成立了“华为数字能源有限公司”,注册资本30亿元。

  4个月后,华为在松山湖园区举行军团成立大会,任正非与华为高层现场喊话军团成员,首次透露华为五大军团的发展愿景。华为军团由煤矿军团、智慧公路军团、海关和港口军团、智能光伏军团和数据中心能源军团五个军团组成,共有成员300余名,由任正非直接领导。2021年年报中,华为更新了业务架构,数字能源成为与终端BG、华为云计算、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并列的一级部门。

  这或许是华为数字能源部门的应聘者较早确定offer的原因之一。在那篇广为流传的“寒气”文章中,任正非强调:“我们要面对现实,不要有太遥远太伟大的理想,快刀斩乱麻,富余人员调整到战略预备队,再把它们组合到合理岗位上去抢粮食。”

  今年5月,华为又成立了几个抢粮食的军团:数字金融军团、站点能源军团、机器视觉军团等。华为企业业务(EBG)副总裁陈帮华认为,华为军团成立有两个要求,一看行业空间是否够大,使用的产品和解决方案是否符合华为的主航道;二看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所处的阶段,优先选择数字化转型需求比较迫切和活跃的行业。

  具体到业务板块来看,企业业务是华为三大业务中收入增长幅度最大的业务。华为运营商业务收入为1427亿元,去年同期为1369亿元,同比增长4.24%;企业业务收入为547亿元,去年同期为429亿元,同比增长27.51%;终端业务收入为 1013亿元,去年同期为 1357亿元,同比下滑25.35%。

  任正非指出:华为云计算要踏踏实实以支撑华为业务发展为主,走支持产业互联网的道路。数字能源在战略机会窗上加大投入,加强作战队伍。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不能铺开一个完整战线,要减少科研预算,加强商业闭环。

  在终端业务尚未有起色时,华为的其他业务也仍然面临挑战。11月26日,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(FCC)宣布,禁止华为、中兴通讯、海康威视、海能达和浙江大华五家公司在美国销售设备。FCC称这五家的产品“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不可接受的风险”。

  “我们以前怀抱全球化理想,立志为全人类服务,现在我们的理想是什么?活下来,哪里有钱就在哪里赚一点。从这个角度出发,我们要在市场结构上调整,研究一下哪些地方可以做,哪些地方应该放弃。”任正非曾表示,他对未来十年的全球经济并不乐观。

  任正非深知,只有活下去,华为才能重新拥抱过去的理想。

  来源:中国企业家杂志微信公号